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
重新定义名校 • 招生电话:023-66223222  QQ:2627875974

新闻

News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2017-12-08
浏览次数: 78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
今年的感恩节,梁开文老师收到了这封来自德普初三学生何思璇的感恩信。何思璇是老师同学眼中的学霸,物理考试时常在90多分,接近满分。更重要的是,她现在对物理是喜爱的,这是梁老师的功劳。


时光荏苒。就在26年前,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梁老师身上。在高中时代,梁老师遇上了一位对他影响至深的班主任老师,这使他最终也选择了师范院校,用一生去延续内心最初的触动。


梁老师说,教师必须发自内心的热爱自己的工作,热爱自己的学生,如此才能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上课时的激情,不懈怠不厌倦。反过来,学生也才会信任你,喜爱你,从而热爱学习。甚至在今后的岁月中,时刻以老师为灯塔,亦师亦友。


每一次回老家,梁老师都会叫上昔日的同学一起去看望班主任,他们亲切地叫她“班妈妈”。现在,梁老师自己也成为了同学们的“梁爸爸”。


让每一堂课变得激情幽默


为了把一节物理课上得精彩动人,充满激情又幽默,梁老师会耗费大量的精力去准备。他说,老师个人必须要有精神,上出来的课才有精神,学生才有良好的学习状态。


梁老师的教学原则就是,一定要让孩子们多动手、多动脑、多思考,不能让他们闲着。更不能老师在上面干巴巴地讲,学生在座位上凭自觉性和天赋去听,甚至梁老师要孩子们动嘴,像语文课堂那样读一读课本。


除了精心的备课,梁老师总是尽可能地为同学们准备精彩的实验,运用无限多的教学道具,努力将枯燥抽象的知识转化为幽默风趣的比喻,让学生活跃起来,参与进来。


比如力学课,梁老师为了将孩子们引进力学的世界,感知这个枯燥抽象、难以理解的概念,他准备了气球、弹簧、钢尺、铁钉、橡皮筋、磁铁,还有大型的墨水瓶用以观察微小形变。
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▲同学们在实验室进行电学实验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▲同学们在实验室进行力学实验


这样让学生在课堂上有感官上的体验,才能升华为抽象的知识,学生对课堂才有兴趣。每次物理课,同学们都会先兴冲冲地跑来带着期盼地眼神问梁老师,要不要去实验室上课。


50%的理科课在实验室完成教学,这是梁老师为小班初中理科制定的目标。到目前,物理课基本上已经实现这一目标(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据,就算在我国大学阶段物理实验学时占总学时的比列普遍也只有10%-20%)现在,物理课成为孩子们最为喜欢的课程之一。


在最好的岁月  遇见德普


但在来到德普之前,梁老师要实现一直以来想追求的教学想法是不太现实的,这也是为什么他有勇气放弃自己的“铁饭碗”编制选择了一条身边大多数人不理解的道路。


只有梁老师心里明白,待了快二十年的公立学校有些现状难以改变。


在以前的学校,要像在德普这样,每节课为孩子们精心准备各种道具,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不必要的,也没有人在意,他们在意的只是分数。


在这个做实验不如讲实验,讲实验不如背实验的时代,像德普这样50%的课在实验室完成,每两个孩子就组成一个小组进行实验操作,更是不可能的。更多的是老师在上面演示,学生观摩而已,剩下的就交给刷题来解决吧。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▲同学们在实验室认识凸透镜成像原理。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▲同学们在实验室体验浮力。


而梁老师希望同学们通过物理课学会的,除了科学知识,更重要的是受用一生的科学方法。


我们要怎么去解决遇到的问题?首先你要有能力去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;面对问题,我们要去对问题进行猜想,可能出现几种情况;怎么去探究每个因素的影响;然后才是设计解决方案并进行实验,收集实验数据并进行论证,最终得出结论。


这就是梁老师希望通过物理课让孩子们掌握的科学方法,它让我们有勇气和能力面对任何问题。


梁老师有着自己难以磨灭的教育情怀,所以他注定了和德普相遇,在他最好的岁月。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
老教师迎来人生新挑战


普提供了宽阔的舞台,但对这位拥有丰富教学经验和想法的物理老师而言,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,每一天睁开眼都是新的。


每周12节课,几乎是原来学校的满工作量。梁老师开玩笑地说,尽管是小班教学,每个班的人数只有原来学校的一半,但工作强度比原来更大。以前一套方法教大部分孩子,现在是因材施教,30种方法教30个孩子,一对一的制定个性化的学习方案。


还有家长会,以前20分钟就开完物理学科的家长会,现在需要30个20分钟。


这是最切中梁老师内心的地方。梁老师说,在德普,我们真正的是将每个孩子当作艺术品在培养,培养成为一个完整的人。老师们对每一个孩子都一视同仁,不用成绩去区分优劣。所以,德普的孩子都过得快乐而自信,老师给了他们抬头即可照耀的阳光。


时间,正在成为梁老师最稀缺的东西。从大学时代就爱上的篮球运动,现在也逐渐放下了,但只要没有晚自习,梁老师都会进行夜跑。


梁老师说,并不是他喜欢上了跑步,而是他需要尽一切可能地去保持健康的身体和精神,如此才能让自己的课堂保持激情和精神。课堂这块阵地,他不能随意,更不能丢下。


德普人物︱教30人的小班,比教60人的大班还累?

▲同学们在实验室进行热力学实验。


辉煌的大学时代


梁老师的家乡在四川眉山,94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物理专业,担任班长,体育委员,社会活动部部长,以全班第二名成绩毕业。


在那个按政策大部分大学生毕业需回到原籍的年代,梁老师凭借优异的成绩从四川分配到重庆工作,并免去了他的“城市增容建设费”。


大学时代,现在想来还激动不已的,无疑是组织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活动,比如男女混合篮球赛啦,这让梁老师在各方面得到了极大的锻炼。


所以,在德普,梁老师总是鼓励孩子们在初一初二多去参与各种活动,身心才会更加健康,而又有什么比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更重要呢?!


梁老师,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对课堂的激情,历经世俗的涤荡,内心的教育情怀始终未灭,并在二十年后做出了超乎常人的抉择。


News / 相关新闻 More
2017 - 10 - 25
经济学上讲,资源具有稀缺性。优质的教育资源,更是如此。德普,生而不同,从基因里就决定了它的稀缺性。德普,正在成为国际化教育的代名词。| 为什么是全球招生计划?不是有一个听似洋气的名字就叫国际化学校。成立三年时间,德普在校非大陆籍学生已达39人,占比4%,并持续不断扩大。新加坡商会、外商投资企业协会、韩国商会,纷纷与德普达成战略合作。10月11日,德普受邀前往韩国首尔,成功举办首场海外招生说明会。德普成为了他们的首选。| 去年招生有多火爆?当2017年9月,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.2万公里的时候,德普累计收到的报名表也达到了5482份,平均每天收到9份。过去的两年,超过37200通咨询电话接进了招生办,每15分钟产生一个咨询。最忙碌的时候,招生办桌上的5台电话同时响起,依旧还有家长抱怨占线打不进来。怀着给予子女最好的教育的心,有家长从山西、江苏千里迢迢赶来,有家长驱车数百里到德普时天未亮,也...
2018 - 10 - 08
“所有的教育都是体育”这句话,来自哈佛医学院教授强·瑞提的书《撒野》。对“身体教育”的理解可以粗略地分为两个方面:一个是对身体各个方面的照顾,比如提供健康的饮食、保证按时和充足的睡眠、全家生活节奏有规律有韵律、让孩子的环境里充满健康真实的感官信号,还有注重保暖(保暖这件事也分为两方面,一方面是身体的温暖,另外一方面是心灵的温暖)。身体教育的另一面就是身体运动,通过运动发展孩子的各个方面。不运动,无成长。 这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基础感官健康地发展,为他们一生的健康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。所有的教育都是“体育”比如,我们拿跳绳来说。跳绳除了是一种运动之外,还有一个意义,就是韵律与合拍。大家都知道,跳绳是有节奏的,跳不好,一般来说是因为没有掌握这里的节奏:要么脚跳快了绳子没跟上,要么绳子抡得快了,脚没跳起来。通过练习,孩子们可以让绳子和脚之间的配合达到和谐,可以自如地跳很久。...
2018 - 09 - 30
读书上学就算是教育吗?或许,受过良好的教育,不仅表现为你拥有聪明的脑袋和丰富的学识,还在于你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自我,以应对现实的种种烦扰。人为什么要受教育?教育的目的是什么?获得知识?掌握技能?取得成功?赢得尊重?还是,享受乐趣?……1教育不教知识和技能却能让人胜任任何学科和职业理查德·莱文(Richard Charles Levin)是享誉全球的教育家,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鲁大学校长,上一位任满20年耶鲁校长的还是1899年就任的亚瑟·哈德利(Arthur Twining Hadley)。理查德·莱文曾说过: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,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,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。因为,他认为,专业的知识和技能,是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意愿,在大学毕业后才需要去学习和掌握的东西,那不是耶鲁大学教育的任务。那大学教育有什么用呢?理查德·...
2018 - 09 - 29
1960年,英国利物浦,21岁的约翰.列侬遇到了两位志同道合的年轻人,从此流行摇滚风靡全球,全世界知晓了“甲壳虫乐队”。十几年后的中国香港,17岁的黄家驹在邻居搬家时捡来一把木吉他。四年后,21岁的他有了自己的乐队,Beyond成为永远的传奇。1990年,三岁开始唱歌的女主唱桃乐丝.玛丽,20岁加入小红莓乐队,带领爱尔兰音乐走向了世界。音乐,是如此迷人,如此美妙。有趣的灵魂注定相遇相识。2018年秋,德普,9岁的吴彦佐遇到了他的两位志同道合之人,黎蒙萌、熊洋伊。多年之后回头来看,这注定是载入德普历史的相遇,在他们手上诞生了德普第一支学生乐队——上乐团UPBand。这比前辈们早了10年多。也意味着他们有大把的时光去享受和磨砺。此刻,还难以预知上乐团能够为音乐的世界带去怎样的光与热,但恰如上乐团这个名字所传递的进取向上之精神态度,他们散发出的还有音乐之外的光芒。面对这样一支正在书写德普历史的上...
关闭窗口】【打印
Copyright ©2005 - 2013 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
建议使用google chrome或mozilla firefox浏览器,且分辨率推荐为1440*900以上为佳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