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
重新定义名校 • 招生电话:023-66223222  QQ:2627875974

新闻

News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2017-11-03
浏览次数: 86

2017年8月14日,从泰国春府回来半个月后,王端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,写下了《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》一文,给这次支教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
第二天,一个学生在后面评论,好奇端端老师支教时究竟是教历史还是教英语?并且表示,这次的历史暑假作业“有点变态”。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王端,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初中历史老师。在前不久的暑假,他参加了泰国春府支教项目,并最终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两名国际体验官之一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▲泰国春府小学,王端和孩子们


初识,熟悉,欢笑,拥抱,不舍,离别…在又一轮注定轮回的情绪中,支教走进了尾声。而王端相机的镜头里,也挤满了满是灿烂和纯真的笑脸。


对他而言,支教是一段经历,但又不仅仅是经历。


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

早在4年前,王端就与支教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
四川大凉山,那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山区。昭觉县,地处大凉山腹心地带,距州府西昌还有100公里。位于县内麻风村的昭觉小学,便是他们支教的目的地。


从重庆到西昌,在西昌换乘客车,再换长安车,王端已经记不清楚花了多长时间才抵达学校了。只记得放眼所及,除了山还是山。即使是离学校最近的孩子,上学时也需要翻山越岭走上一整天的山路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▲大凉山昭觉小学的孩子们


尽管王端他们做好了各种准备,也从各地募捐了不少衣物、文具、书籍等物资,但前来上课的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总共不到40人。对那里的家长来说,在家干农活远比去学校读那些“毫无用处”的书来得实在。


作为昭觉小学的临时校长,王端撑起了支教期间整个学校的里里外外。学校外面有一条河,一下雨就涨水无法通过。于是,老师们便当起了“移动浮桥”,上学时将孩子们一个个背过河,放学时再一个个背过去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▲这些笑脸,至今仍在王端的脑海里回荡。


“那一刻深深觉得,作为老师,自己的使命还是很大的,至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,给当地带来一些改变。”时隔4年,说起这些,王端依然一脸凝重。


昭觉盛产土豆,准确的说,是只产土豆。在那里,土豆便成了王端他们的“桌上宾”,一天三顿,顿顿不缺席。土豆丝、土豆片、土豆条、土豆块、土豆泥……就这样,换着花样吃了一个月。


有人质疑,他们这样短时间的支教到底有什么意义?


是啊,一个月的时间不长,既不能传授给孩子们足够的知识,更无法改变他们的现状;


但一个月的时间也不短。至少,可以在他们现有的生活中撕开一个口子,在他们的心中种下渴望,让他们知道,外面世界的模样。或许,那就是日后指引他们奋进的魔棒。


历史不“死”


再来说说学生口中的“变态的历史作业”。


从《寻觅老物件 | 民国三年的袁大头,今值几何?》《这到底是漫画作业、手工作业,还是历史作业?》到《原来汉服如此美丽!》,跟传统的死记硬背一门心思刷题就可过关相比,王端的历史作业确实新奇得有点“变态”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不仅作业“变态”,课堂也是与众不同。


从教室门口路过,你会听到梁启超《少年中国说》中“少年强则中国强”的奋发向上,有豫让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义薄云天,有林觉民《与妻书》置生死于度外的决绝,也有邓世昌“此日漫挥天下泪,有公足壮海军威”的英雄一撞。


这里有对川普、美联航事件的讨论,也有对徐笑东的争执,对网络暴力的批判……因为,今天的事件就是明天的历史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在王端看来,历史课不只是学“史”,更不应该“死学”。历史不应该只是简单粗暴的史实记忆,更应该是对学生人生观、价值观、是非观的培养过程。


以史为鉴,方能知兴替明得失。他希望学生具有充满批判思维的理性认知,而不是网络上唾沫横飞的键盘侠。


在这里,历史不“死”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他的江湖

“从小就喜欢武侠片里面的江湖:一群五湖四海的江湖中人,无意中聚到一块,经历一段又吵又闹的生活后,有的散,有的聚,有的消失,留下的是回忆。”


这是王端在一篇游记中的一段话。


骨子里,王端是一个充满情怀的游侠。“侠” 是心中那股子情怀与气概;“游”则是一种方式与状态。


高三毕业那年,从没出过远门的王端,一个人揣着1500元,徒步搭车穿越了川藏线,用了23天时间到达拉萨。


也是从那时开始,王端的脚步就再也停不下来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尼泊尔、柬埔寨、负重20斤徒步珠峰环线……20岁生日那天,王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去博卡拉体验滑翔伞。在他看来,世界那么大,就应该去看看。


有人说,98%的旅游症患者都是无可救药的摄影发烧友,王端也不例外。在美得窒息的景色面前,终于走上了“单反毁一生”的不归路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才有了本文中那些或明媚、或纯真的笑脸,触动人心。


王端说,旅游和摄影,其本质都是对意志力的一种考验。旅游需要走下去,在路上,需要坚持;而摄影更是让人学会发现美,等待美。而这些都是他希望通过耳濡目染、言传身教的方式教给孩子们的。


德普人物 | 这个历史老师是“游侠”


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说,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。


那些看过的书,走过的路,赏过的风景,和不断的相逢与散落,都成为王端身上的“学”,最终在为师的过程中,潜移默化地成为学生的“范”。



| 端端日常





生:王老师,你又帅了!

师:额,低调低调~



师:放视频!

生:耶!

师:讲故事!

生: 耶!

师:记笔记!

生: 喔……



食堂,“哇,元谋人!”

走廊,“嗨,元谋人。”

教室,“元谋人好!”……

这天,初一4班集体中了元谋人的毒。对王端的称呼也由平时的“端端”晋升为“元谋人”。

因为,他们刚上了中国历史第一课 —— 元谋人。

完全无法自拔。



上一篇:无下一篇:无
News / 相关新闻 More
2017 - 10 - 25
经济学上讲,资源具有稀缺性。优质的教育资源,更是如此。德普,生而不同,从基因里就决定了它的稀缺性。德普,正在成为国际化教育的代名词。| 为什么是全球招生计划?不是有一个听似洋气的名字就叫国际化学校。成立三年时间,德普在校非大陆籍学生已达39人,占比4%,并持续不断扩大。新加坡商会、外商投资企业协会、韩国商会,纷纷与德普达成战略合作。10月11日,德普受邀前往韩国首尔,成功举办首场海外招生说明会。德普成为了他们的首选。| 去年招生有多火爆?当2017年9月,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.2万公里的时候,德普累计收到的报名表也达到了5482份,平均每天收到9份。过去的两年,超过37200通咨询电话接进了招生办,每15分钟产生一个咨询。最忙碌的时候,招生办桌上的5台电话同时响起,依旧还有家长抱怨占线打不进来。怀着给予子女最好的教育的心,有家长从山西、江苏千里迢迢赶来,有家长驱车数百里到德普时天未亮,也...
2018 - 10 - 08
“所有的教育都是体育”这句话,来自哈佛医学院教授强·瑞提的书《撒野》。对“身体教育”的理解可以粗略地分为两个方面:一个是对身体各个方面的照顾,比如提供健康的饮食、保证按时和充足的睡眠、全家生活节奏有规律有韵律、让孩子的环境里充满健康真实的感官信号,还有注重保暖(保暖这件事也分为两方面,一方面是身体的温暖,另外一方面是心灵的温暖)。身体教育的另一面就是身体运动,通过运动发展孩子的各个方面。不运动,无成长。 这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基础感官健康地发展,为他们一生的健康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。所有的教育都是“体育”比如,我们拿跳绳来说。跳绳除了是一种运动之外,还有一个意义,就是韵律与合拍。大家都知道,跳绳是有节奏的,跳不好,一般来说是因为没有掌握这里的节奏:要么脚跳快了绳子没跟上,要么绳子抡得快了,脚没跳起来。通过练习,孩子们可以让绳子和脚之间的配合达到和谐,可以自如地跳很久。...
2018 - 09 - 30
读书上学就算是教育吗?或许,受过良好的教育,不仅表现为你拥有聪明的脑袋和丰富的学识,还在于你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自我,以应对现实的种种烦扰。人为什么要受教育?教育的目的是什么?获得知识?掌握技能?取得成功?赢得尊重?还是,享受乐趣?……1教育不教知识和技能却能让人胜任任何学科和职业理查德·莱文(Richard Charles Levin)是享誉全球的教育家,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鲁大学校长,上一位任满20年耶鲁校长的还是1899年就任的亚瑟·哈德利(Arthur Twining Hadley)。理查德·莱文曾说过: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,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,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。因为,他认为,专业的知识和技能,是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意愿,在大学毕业后才需要去学习和掌握的东西,那不是耶鲁大学教育的任务。那大学教育有什么用呢?理查德·...
2018 - 09 - 29
1960年,英国利物浦,21岁的约翰.列侬遇到了两位志同道合的年轻人,从此流行摇滚风靡全球,全世界知晓了“甲壳虫乐队”。十几年后的中国香港,17岁的黄家驹在邻居搬家时捡来一把木吉他。四年后,21岁的他有了自己的乐队,Beyond成为永远的传奇。1990年,三岁开始唱歌的女主唱桃乐丝.玛丽,20岁加入小红莓乐队,带领爱尔兰音乐走向了世界。音乐,是如此迷人,如此美妙。有趣的灵魂注定相遇相识。2018年秋,德普,9岁的吴彦佐遇到了他的两位志同道合之人,黎蒙萌、熊洋伊。多年之后回头来看,这注定是载入德普历史的相遇,在他们手上诞生了德普第一支学生乐队——上乐团UPBand。这比前辈们早了10年多。也意味着他们有大把的时光去享受和磨砺。此刻,还难以预知上乐团能够为音乐的世界带去怎样的光与热,但恰如上乐团这个名字所传递的进取向上之精神态度,他们散发出的还有音乐之外的光芒。面对这样一支正在书写德普历史的上...
关闭窗口】【打印
Copyright ©2005 - 2013 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
建议使用google chrome或mozilla firefox浏览器,且分辨率推荐为1440*900以上为佳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